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通靈紀元 ptt-0047 大災變鑒賞

通靈紀元
小說推薦通靈紀元通灵纪元
元宇宙,一个在大灾变之前就提出的概念化名词,那时的人们妄图以科技的手段来创造一个虚拟化的世界,虽然是虚拟,但它却是现实的翻版和超越,为了实现这一梦想,整个蓝星几乎都加入了进来。
而就在一切研究都逐步步上正轨之时,原本签订了全球停战协议的两个小国却突然之间交火,并且在一夜之间就结束了战斗。
战斗的结果是其中一个小国家在一夜时间几乎被全部屠杀殆尽,而胜利的一方却是根本不接受全球停战协议的要求被检查,反而态度强硬的宣布封国。
消息传出,举世哗然,那被灭掉的国家却有幸存者临死之际说出一个惊天的秘密:那个胜利的小国家拥有了能将元宇宙中的东西转变为现实的技术……
于是一场恐怖大战就围绕着那个小国家而展开了,但是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面对众多超级大国的围攻,那个看起来就是个弹丸之地的小国家不但是抵挡住了,而且还把前去参与战斗的军队几乎全部消灭。
看过传回的战斗影像,那匪夷所思的超越了认知的战斗场景让所有的超级大国都坐不住了,几乎是没有协商的,全部向那个小国家使用了限制级的武器。
在最强火力的轮番投放之下,那个小国家所在的地表位置被完全的抹去,整个化为了岩浆一般的炼狱。
就在大家怀着庆幸又失望的心态准备将那个地域列为全球禁区时,一个犹如黑洞一般的圆球状物体却是突然从那岩浆地下升了上来。
全球的卫星都在关注着那个地方,但是当这个圆球出现之后,所有查看它的电子仪器纷纷出现了故障,难以计数的卫星顷刻间在太空脱离了正常运行轨道,有的侥幸掉落回了蓝星,而更多的却是直接消失在了浩瀚宇宙中。
而那颗黑球却是不断的变大,然后向着空中升了上去,在那通红的岩浆映照之下,最终犹如一轮黑日一般停在了万米高空。
而在上升的过程中,突然有个男人从那变大的黑球里面飞了出来,随后落向下方的岩浆嘴巴张开,那滚滚岩浆就如同被长鲸吸水,又似万水回源一般向着那人嘴里而去。
作为一场超级大战,不但是有卫星在紧盯着这处地方,而且还有许多的敢死队观察员冒着被辐射的危险,使用着望远镜在远处查看。
神秘男子这通猛吸不但是将那些岩浆给吸了个干净,那震撼的一幕更是差点将那些敢死队观察员的魂都吓走,此时他们还不知道,那些卫星等遥遥观测这里的电子设备都已经报废,以至于他们各自将今日见闻上报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相信。
但是俗话说得好,众口铄金,更何况他们说的还都是真的呢,而随后再次赶来的各国调查员发现那岩浆都消失不见,并且当地辐射都几乎没有残留,这下就再无怀疑了……
曾有人想要在地球上空再升起一个人造月亮,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却没有实现。
但是就在今天,这个愿望却是实现了,只不过这个月亮是黑色的……
就在这一天之后,整个蓝星开始频繁的出现诡异的超级自然灾害,使得蓝星的生物来了个大灭绝,就连那一直以地球主宰自居的人类也一样不能幸免。
当某个超级大国在面临一场席卷其全国领土的超级火山爆发时,绝望的他们却是将所有的限制武器全部释放了出去,对着整个蓝星来了场无差别打击,至此,大灾变真正的开始降临了
而伴随着这些而来的,是整个蓝星的地貌变化。
嫡寵傻妃
而且,蓝星变大了……
……
元宇宙,虽然是大灾变之前的一个概念,但是在大灾变之后,却是真正的实现了这个东西。
然而,这个元宇宙却是没有借助那些科技的力量,因为,元宇宙本来就是每个人都与生俱来的东西。
只是作为普通人没法感应和使用,就像是被封印了一般,而一旦突破成为通灵者,就相当于将封印解开了。
通灵者面对普通人时,有着先天上的优势,就像是当初杨舒查看并降维灭杀那蚂蚁王国一样,还没察觉到异常,整个国家都没有了,甚至是连敌人是谁,来自何方都不知道。
通常来说,区别普通人和通灵者最显著的标志就是看其元宇宙中有没有灵的存在,当然,杨舒这样的没有灵的怪胎要除外。
杨舒先前曾经询问过银花,想要学习她将元宇宙隐藏的方法,这么一来别人就不能找到他的元宇宙了。
但是银花却是给了他一个更好的建议,完全暴露自己的元宇宙,因为他没有灵,所以别人都会以为他还是个普通人,这样面对其他的通灵者时就会对他放松警惕了。
杨舒想了想后接受了银花的建议,感叹银花的阴险时,自然又被头部按摩了一次。
而在这个峡谷口这里,银花的这个建议就真的就体现出了好处来了。
从峡谷里面冲出来的两人还不知道,当他们通过元宇宙查看到杨舒时,杨舒其实早就已经发现了他们,一个赫然是那曾一起争抢大黑牛之灵的少年,以前是叫刘三丁的。
而另外一人居然是那张氏三凶中的老三,那老大和老二杨舒在周围仔细的找了一遍没有发现,杨舒想不明白这两人怎么会搅合到一起去的。
“哈哈!又多一个食物,看来我的血龙今天可以饱餐一顿了。”
三张张狂的在后面靠近,杨舒装出一副惊诧的样子说道:“三丁啊!我们为什么要跑啊!还有……还有三张他是怎么回事啊?”
“杨舒你还不知道吗?那家伙他疯了啊!见人就杀。”
“还有,我现在也是通灵师了,我现在叫刘独。”
杨舒似乎被吓住了,也开始往另一个方向退去:“三张啊,你……我们也没什么仇怨吧。你不会真的要杀我吧。”
三张笑道:“我们自然是没有仇怨的,所以我……杀你还需要理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