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星界使徒 txt-179 術法體系閲讀

星界使徒
小說推薦星界使徒星界使徒
“贫道灵风子,二位请坐吧。”伊见这老道属性超过常人,周靖心里顿时有了底,抬手一引,微笑开口。口魏子夫礼貌致谢,这才落座,眼底有敬畏,有激动,忍不住道:
“近来几日,御风真人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是道行高深的前辈高人,竟臻至道法自然之境,贫道着实佩服。”
所谓达者为先,他虽然一把年纪了,但看到周靖道行这么高,也不敢玩世不恭,直接将周靖当作前辈对待。
“何为道法自然魏道长可细说一番。“
周靖眨了眨眼,颇感兴趣。
好不容易遇到个掌握本土超凡体系的道士,他打算仔细询问,不可错过。在这种内行人面前,装作什么都懂的高人,反而不美,容易被人看出一知半解的水平。
所以他干脆直接发问,反正自己的来头是山野修行之人,不懂一些常识也说得过去,毕竟自身具备神通,不怕人起疑。再说自己在宁天府权贵中已站稳脚跟,有一大堆认证,地位不会轻易动摇。
闻言,魏子夫顿时一怔:
“真人不知道法自然莫非真人修习的道派典籍中,未曾记载这般境界不知真人修的是何门何派的术法”
周靖呵呵一笑,搬出老一套说辞,随意道“贫道久居山野,感悟天地,由心而动,其道自成,倒是未曾看过什么道派典籍、修过什么术法。”叔
魏子夫身子一震,惊愕道“难不成真人没有师门,自行修成这般道行,术法神通皆是自创”
“可以这么说。”
周靖绷住表情,一点也不害臊,反正罗曼不在,他想咋说咋说。
魏子夫悚然动容,惊为天人,豁然起身,郑重一拜,满脸钦佩之色,语气尊崇
“真人天纵之资,来日定是开山做祖的人物,却是贫道唐突了,请真人再受贫道一礼”
见状,一边的李清扬诧异万分。但他只觉自打一进门后,师父就好像变一个人,竟如此多礼,对这灵风子这般敬重,比对祖师爷牌位都尊敬。何
他却是不晓得魏子夫内心的震撼激动。
在道派典籍记载的久远时期,各派祖师爷天纵之才,创造各种术法修行之道,传下衣钵。但
如今后世徒子徒孙修道,都是由师父指点,并照着秘籍修行,天资过人者才能勉强入门练成道行,拥有一些术法手段。
可这灵风子,于万物中自悟修行之道,自行达到道法自然的境界,在魏子夫看来,这赫然是开山做祖的水平!
若此人传下衣钵,建立道统,日后定是一派祖师爷!
内行人知道的越多,就越明白自修的难度,这等神人当面,魏子夫怎敢不尊敬,他本以为这灵风子的道行够高了,没想到还是小看了对方。
万万没想到,此番只是来求助,却因缘际会得见这种极有可能青史留名、万古流芳的祖师级人物而且还是活的!
“呃,魏道长不必如此多礼,还是说事吧。
周靖嘴角微抽。
好家伙,这波好像装大了……看这人深信不疑的样子,似乎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征,让这个同样身为超凡的内行误会了。
魏子夫起身,压下内心兴奋,不吝啬相告,解释道:
“鄙派典籍中记载,所谓道法自然之境,纳气于身,气体浑成,体即为气,气即为体,清浊如意,天人合一,互相源发,生生不息……适才贫道用望气术观之,真人一身巽风木灵之气,由内而生,与天地之气合一,难分彼此,正是道法自然之相……”
周靖听了半天,才搞明白怎么回事。狂风之灵是风元素之精,乃是自然奇物,自身将其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人体与元素难分彼此,这是元素巫师体系的特征,在同行面前无法隐藏。
而在此方世界的内行道士眼中,这种特征,却是一种极为高深的境界。此方世界五行学说中,风雷属木,所以魏子夫见他一身木灵之气由内而生,便对他的本领深信不疑,当他是几层楼那么高的高人。
‘这倒巧了,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之喜……要是遇到其他真本领的修道之人,都不用我费力施法,光凭这个特征就能唬住内行人……’
周靖心头微动。
他想了想,笑道“贫道练成神通多年,却不曾听过这许多说法,倒是颇为有趣。”
闻言,魏子夫讪讪一笑,有些汗颜。这话说的,实在让他有点难以往下接。
若是寻常人这般说,那自然是对方孤陋寡闻,可这灵风子道行恐怕当世无双,反倒显得他们这么多的讲究着相了。
就好似,一群庸人把一门技艺研究出复杂的花样,颇为自得,可一个水平远超他们高手路过瞅了一眼,诧异说这么多花样我都没听过,这玩意随便练练不就成了吗,当真是有点气人……咳,返璞归真。
他有心想调侃两句,可又不敢在周靖面前造次,毕竟人家可不是他徒弟。
周靖顿了顿,颇感兴趣道“我观魏道长也有些道行,想来也具备些神通本领,不知可愿为我释疑解惑,说说你们这清灵派,以及世间其他的术法道派”、
“荣幸之至。
魏子夫当即回应,相当乐意为周靖讲解这些杂事,想要结交一番。
他认定周靖来日是开山做祖之人,今日相聚叙话,说不定自己的名号将被记载,日后留下他与一位祖师爷论道的事迹,那可倍有面子,青史留名了属于是。
魏子夫一五一十讲述。
醫 妃 小說
周靖耐心听着,暗自梳理,大概清楚了情况。但
此方世界的两条主要超凡体系,一个是武学内力,另一个则是术法。
武学流传甚广,多见于江湖、绿林、军伍,便是寻常人也能练一些庄稼把式,陈封那边已接触过了。
而术法一脉,则修炼者稀少,一来需要很高的天资才能入门,二来世间道派只有少部分拥有术法真传,又大多择徒甚严,不仅考察天资心性,还要看缘法,若是遇上什么意外,容易断了传承。
再加上太多骗子打着道家旗号招摇撞骗,泥沙俱下,风评不佳。
真传道派分为两种,一种入世大派,一种是隐世门派。
入世大派一般占据名山胜迹,传承道统,广收门徒,香火鼎盛……虽说有术法真传,但只有核心弟子才可修行,其余都是外围弟子,只是用来经营门派,不得传授术法。
比如清凉山正心道、紫竹山先天道、长门山玉鼎教、云霞山南华派、西宫山净微派等五大真传道门,以及几个佛门大庙等等。
这种入世大派,与江湖门派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处,甚至让外围弟子修行武学,也能算在江湖门派行列……但本质还是有区别,一般带有宗教形式,以出家人自居,受到朝廷承认。
而隐世道派则大多不为人所知,魏子夫所属的清灵派,便是其中之一,拥有真传,每代至多五六人,擅长望气寻踪、画符驱邪、八卦占卜、养气健体。
据魏子夫所说,术法一脉,各派各有所长,有正有邪,门类繁多—-符篆镇邪
五行八卦、风水堪舆、星象卜算,推命相术、捉鬼役灵、招魂出窍、纸人替灾、赶尸炼尸、巫蛊厌胜、双修采补等等。这些术法大多源自于对各类天地之气的运用,不同的气衍生出不同的术法。所以这一套术法体系修炼的核心,便是对天地之气的操控、吸纳,与元素巫师有些相似,手段更为多元化。
周靖细致问了,发现魏子夫的望气术,和自己的元素视野有着相似的作用,都是依靠灵觉观测事物,看到肉眼凡胎无法察觉的东西,只是看到的东西有一些差异。
他暗自分析了一番,发鬟这世界的术法当前强度不高,并不擅长攻伐,只是有些玄之又玄奇异手段,优点缺点都突出。
术法体系属性分布虽均衡,主要属性竟是感知,在战斗方面不是太给力。
‘此方世界天地元气越发活跃,除了武学内力发展日益兴盛,术法一脉也在慢慢显露神异,但目前而言,同样只是初级阶段,时灵时不灵,强度有限……真正打斗起来,还是得靠武艺。
周靖心里一定。
这样说来,自己的风巫术,倒是这里难得一见的“攻伐法术”了。
‘这个世界的术法还是雏形,可以了解了解,但不一定拿来练……我还是先把比尔的元素巫师体系练上去再说,收益更高些。
周靖有决定,情况已基本知晓,便话锋一转,笑道
“今日所闻,当真是大开眼界,有劳魏道长为我解惑。
“不敢不敢。
魏子夫摆了摆手,讲得口干舌燥,拿起茶润了润喉咙。
周靖沉吟一下,问道“适才与道长聊得愉快,倒是忘了问了,二位专程求见,不知有何事相商”
“咳咳咳·····”
魏子夫顿时呛了一口茶水,这才回过神来。
惭愧惭愧,因为太过震撼,差点忘了此行的正事……
魏子夫埋怨瞪了李清扬一眼,似乎在责怪徒弟怎么不提醒他。
李清扬用手做了个合上嘴巴的勤作,委屈表示您老刚才聊得这么開心,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魏子夫无奈收回目光,开口道:“真人有所不知,贫道来到宁天,却是为追击一位妖道,那人藏身于宁天府豪强人家,攀附权贵,受到庇护,我没有办法,只能寻求帮助。”
闻言,周靖眼神古怪起来。这人的情况,听起来真耳熟…………你个老牛鼻子,刚才咱俩还聊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开始阴阳怪气我
与此同时,几顶软轿来到叶家大宅门前。
女道士轻纱蒙面,下了轿子,看了眼叶家大门,深吸一口气。
‘希望能说服这御风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