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第一百八十七章:雷大頭的難兄難弟讀書

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
小說推薦從夏洛特煩惱開始的文娛从夏洛特烦恼开始的文娱
晚上,景恬又迎来一场打戏。
这一场是沈炼和丁白缨初见面,战斗过程中完全被丁白缨几个徒弟虐。
瞄准机会的他偷袭丁白缨,结果被倭刀术秀了一脸,对方一刀就断了他的绣春刀。
“马步扎实,抽刀一定要果断。”
“这样会不会有点慢了?”
“不会,这里后期会有慢放。”
副导演在布置场地, 指导几个龙套走位,袁华和景恬先在旁边比划练习,手把手教她。
景恬偏瘦,看起来不像是武林高手,为了更贴合人物,胖了五公斤, 婴儿肥都吃出来了。
还练出马甲线,手臂肌肉。
在服装造型的衬托下,浓眉大眼,英气勃勃,倒是有了几分高手风范。
今天这场戏是丁白缨为数不多的打戏,全程只有一个拔刀,斩刀动作,但就这两個动作,在袁华的监督下,她已经练了上千遍了。
“演员准备,三分钟后开拍,无关人员退出去,各部门检查机器。”
“第一百八十九场,第三十六镜,开始!”
“一打三未必有胜算, 逃跑的功夫,沈某也是拿手的。”
绣春刀背往手臂内侧衣服上一抹,擦掉上面的血液, 沈炼转身就跑, 接着一个回马枪,左手弓弩射向丁泰。
擒贼先擒王, 杀向一直没动手的“弱女子”丁白缨。
“师傅。”
“师傅小心。”
凝神,屏息,丁白缨不慌不忙,待沈炼进入三步范围后,她反手抽刀。
“锵!”
刀背和沈炼刀锋相碰,下一秒,马步上前,刀背一转,白玉般的刀身像一匹白练凌空斩下。
绣春刀被斩断。
站直身体,丁白缨邪魅一笑,长刀落到沈炼脖子上。
“卡,过!”
“准备准备,换个角度再来一条。”
监视器后面,陆洋酸溜溜的,这特么的,袁华不只是把服装和道具升级,武打动作都比上一部好看。
拍第一部没见他这么卖力。
第一条是以沈炼的视野拍摄丁白缨拔刀, 第二条以丁白缨视野斩断绣春, 第三条从第三方视角拍摄两人交手。
五秒钟的镜头拍了十多条,算上候场, 补妆,ng时间,前后两个小时。
饰演信王的李易锋下午就化好妆,一直在等,等到现在直打哈欠也没轮到他。
他也不敢跑去房车睡觉,老板在工作,你去睡觉,怕是不想混了。
“等很辛苦吧?”装都没卸,袁华来到李易锋身边坐下。
“不辛苦。”李易锋摇头,红着眼道:“以前跑龙套早上化妆,等到晚上收工都没自己的戏,最多时候等了三天。”
虽说拍摄通告是早早定好的,几点到几点谁拍提前通知过,但有时候架不住主演慢,事多,所以临时改通告是很正常的。
比如现在,袁华这场戏说好的半小时,结果拍完他要看回放,不满意要重拍,拍完已经是两个小时。
“来一根吗?”袁华掏出烟递过去。
李易锋摆手:“马上要到我了,一会和蜜姐有对手戏。”
以前他也不会抽烟,红了之后就会了,工作量一多压力就大,抽两口心情稍微好点。
自顾点燃,袁华深吸一口:“你不会怪我把你这个大明星拉过来当配角吧?”
古剑奇谭后李易锋彻底红了,找上门的男一号不少,结果被拉过来当配角,还是戏份不多的配角。
戏份不多不说,还很耗时间,要在剧组待一个月。
李易锋笑笑:“不会,华哥你这是带我呢,我知道好歹。”
绣春刀第二部,袁华就带了他,杨羊和谭淞韵都没能来。
“确实有带你的意思,老是演偶像剧不叫事,现在你有名气,观众喜欢伱,几年后怕你走不长。”
“偶尔抽出时间拍拍电影,从配角慢慢来,混个眼熟,把戏路打开,时机成熟后再演主角试水。”
“另外,我也有私心,绣春刀第一部票房你也知道,能接受武侠的观众不多,把你们这些人拉过来就是想吸引一批观众进电影院。”
绣春刀第一部,有流量的演员就他和刘思思,不少粉丝冲着两人进的电影院。
这一次有杨蜜,李易锋,景恬加入,都是正当红的艺人,无形之中流量大增。
特别是李易锋和杨蜜,古剑之后两人隐隐约有成为内娱第一批流量的意思。
当然,要说流量,他才是那个最大的流量。
只是各家粉丝群体不同,他这边中老年人比较多,这些人在电影观众群体中占比不大。
杨蜜,李易锋的粉丝年轻人,未成年居多,他们才是电影主力军。
听到袁华说要慢慢培养他,以后当电影男主角,李易锋呼吸一重,当演员的,谁不想让大银幕,在全国观众面前露脸。
但电影投资往往比电视剧多,审核手续繁杂,夹杂着各家资本,想演男主角不是那么容易的。
“放心吧华哥,我会认真学习的,一定不给你丢脸。”
“嗯,我相信你。”给李易锋打了一针鸡血,袁华给予厚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离开。
绣春刀里夜戏很多,经常要拍通宵,景恬演完她的戏后袁华让她回去睡觉,自己则是留下来继续等戏。
晚上十二点,众人吃宵夜。
大家吃的都是盒饭,只是主演和群演的菜不一样。
梦游仙境
夏日晚上凉爽,为了热闹,张驿和雷家音把两张折叠桌拼在一起,众人在一张桌子上吃。
杨蜜,李易锋加入,几人聊得高兴,时不时几声大笑引起旁人注目。
拉了一把椅子,袁华也端着自己的盒饭过去。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没什么,雷家音说他以前在学校的趣事呢。”杨蜜回答。
雷家音用他的头围开玩笑,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佳音哥上戏的吧。”
“对,零二级的。”雷佳音点头。
“这么说胡戈还是你师哥。”袁华听胡戈说过,他上戏零一级的。
纯情陆少
“不像吧。”雷家音嘿嘿一笑:“对外我说零二级的都没人信。”
头大,络腮胡,长相成熟,确实不像零二级。
一看就是朝着实力派演员奔去的。
和胡戈这种帅气小生路子完全不一样。
袁华笑道:“确实不像,你说你是九二的我都信,采访一下,用的什么化妆品,保养得如此成熟。”

“噗!”杨蜜笑喷了。
“保养啥啊,天生丽质。”
“哈哈哈。”
雷家音自带喜感,也开得起玩笑,有他在的场合,永远不缺笑声,就连不怎么说话的张驿都被他逗笑。
聊着聊着,大家谈到演戏,杨蜜夸奖道:“家音哥不愧是上戏出来的,台词很好。”
“这话说得,我们表演不好吗?”
“对不住,差点忘了,你还是影帝。”
袁华一愣:“佳音哥还拿过最佳男主角?”
杨蜜好奇:“长春电影节的,你不知道吗?”
雷家音大笑:“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我拿过影帝才选我的呢,原来的人格魅力啊,有眼光。”
长春电影节仅次于三金,和百花奖差不多级别,含金量还是很足的,袁华事先根本不知道雷家音拿过这个奖。
只是在选角名单里看到他的名字,正好的前世的绣春刀第二部对上,索性就要了。
张驿也是差不多情况,另外段亦宏有推荐他。
这部戏牛啊,一下子集合了三影帝,不对,张驿现在还不是影帝。
“确实是人格魅力,你们上戏能走出来的演技都不错。”袁华认同雷家音的话。
他说的是能走出来的,不是出来的。
哪个学校都有混子,但上戏那边能混出头的演技确实不差,特别是台词功底没得说。
王洛丹和雷家音上大学时间差不多,只不过一个北电一个上戏,但演技差距很大。
“听说你们上戏的系霸毕业都会考魔都话剧艺术中心是真的吗?”
魔都话剧艺术中心,燕京人艺,国家话剧院,表演界三大殿堂级,都是国家级的,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愣了两秒,雷家音才反应过来袁华说的系霸是什么意思:“确实是这样,我们这些毕业就出来的都是成绩不好的。”
临近毕业的时候,成绩好的不一定考魔都话剧艺术中心,但能考进话剧院的都是成绩好的。
“家音哥,那你怎么不去考呢。”李易锋问。
杨蜜笑道:“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考不上是一方面,不想考也是一方面,话剧太穷了,一个月几千块钱,养不活家庭。”
“我一好哥们叫郭惊飞,也是我师哥,毕业就去了魔话,一年演配角,两年演主角,几乎所有的话剧奖他都拿过,人送外号话剧小王子,现在一个月一万块都赚不到。”
众人沉默,话剧确实惨,普通配角一场戏一两百块钱,主角贵点,但也没多少,陈道名那个级别的也才一千多块。
为了一场戏要排很久,十天半月都算是快的。
排完戏后一年能演一两百场还是生意好的时候。
雷家音说考不上是谦虚,好歹是拿过影帝的人,估计也是不想考,受不了那份清贫。
特别是有师哥的前车之鉴摆着呢。
“这么惨?”李易锋咂舌。
他觉得自己以前算是惨的了,到处跑龙套,一个万八千块。
没想到人家上戏高材生到了国家级的话剧院演主角也才万把块。
这么一对比,更佩服他们了,能忍得住这份清贫,寂寞的人可不多,特别是在娱乐圈这个名利场。
要知道,现在哪怕是个小有名气的演员,一年也能赚几十万。
头部艺人,像袁华,轻轻松松就能赚几千万。
“可不是嘛。”雷家音苦笑:“最惨的不是收入低,是怕对比,同班同学中那些不如你的一年上百万,你这个成绩好的养家糊口都是问题,心理落差太大了。”
张驿砸吧嘴:“没入行之前我也是部队话剧团的,太能体会了,不过就算出来了,想红也不容易啊,熬到今天我都没能买上房。”
年轻时,有个导演告诉他,男艺人要是二十八岁还出不来,那么演艺生涯角就已经到头了。
那年,他二十七,寂寂无名。
二十八岁那年,他用一封三千字的信打动士兵突击导演,拿到一个配角,班长史今,钢七连第4811个兵。
剧中史今退伍哪天,也是他退伍。
后来士兵突击播出,王保强红了,他没红。
两年后,还是同一个导演,我的团长我的团播出,段亦宏红了,张国强红了,他没红。
这几年一直在演配角,一部戏几万块,十几万块,兜兜转转没混出头。
“谁说不是啊。”杨蜜有感而发:“以前年纪小,没名气,拍戏被导演骂,挨打的时候对手演员真打……”
听完他们的经历,李易锋都没好意思说自己吃的苦,人家是十年如一日的熬,他才几年?
袁华一部戏一部戏的捧他。
相比雷家音,张驿,他绝对是幸运儿。
次日,又是打戏。
不过这次是群打,张驿,雷家音,袁华,景恬全都有参与。
这种打戏很考验导演功底,先拍谁,后拍谁,每个人多少镜头,怎么才能散而不乱,演员走位等等。
没有武戏,只有文戏的杨蜜撑着下巴坐在边上看景恬一手长刀杀敌,耍得那叫一个帅。
她觉得自己好像被坑了。
丁白缨这个角色比北斋好,哪怕北斋是女一号。
感觉自己像个剧情npc,每次出现就是给主角提供线索,带来杀敌动机,感情戏也不丰富。
不像景恬,文戏,武戏都有,角色设定是个痴情女子,武艺高强,最后虽然要下线,但死得其所,更让观众喜欢,一点都恨不起来。
暢然 小說
“唉,大意了啊!”
杨蜜叹气。
“卡!过!”陆洋抬头看了一眼日色,正直中午,太阳大,已经不合适拍摄了。
“哎哟哟,来个人扶我一把。”张驿捂着后腰,身体站不直。
雷家音上前赔笑:“对不住,下手有点重了。”
刚刚这场戏,有一个镜头是他用乌金棍从后面偷袭陆文昭,捅了个对穿。
“重倒是不重,只是你别往我腰子上捅啊。”
另外一边,景恬和袁华并排坐在一起,一个给一个揉腿,一个给一个按摩手臂。
两人的这场打戏最激烈,长刀对砍,袁华都不知道挨了景恬多少刀,脖子上,头顶,脸上,手臂,都是刀痕。
要是真刀的话,他已经死几百次了。
“对不起哈。”景恬吐了吐舌头:“回去酒店给你抹点红花油。”
“多买点,受伤地方太多了,怕是要全身涂抹才行。”